道德的冲突与法律的尺度

  南方网讯发生在广西的“一夫同日娶两妻”的事件,显然这是在挑战我国的一夫一妻制度。但如何对待这件事情?由于现有的法律对此问题是否能够予以制裁引发了争论,以至于导致了修改现有法律的观点。但如果要修改法律的话,在未来的法律之中如何、由哪种对此进行制裁?怎样修改法律才能通过对此现象的制裁并防止类似情况的发生呢?和现在的包二奶现象一样,法律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防止挑战一夫一妻制度的现象才是合理的呢?

  一般而言,道德的低线系构成法律的一个主要的原因,但在某些方面,道德的冲突系构成法律的又一原因。比如在爱情与婚姻上,一个人爱上两个人,或者两个人同时爱上一个人,从感情的角度来考虑,与道德并不矛盾,比如蔡锷将军与小奉仙的爱情故事,并没有人认为其是不道德的;但从爱情的排他性而言,爱情的排他性被后,往往会到另一个人的感情,因此从被爱情的排他性而受到了的人的角度而言,同时爱上两个人或者多个人又是不道德的。因此上,道德的底线系婚姻法律关系的一道底线的原因;而道德的冲突系形成婚姻法中一夫一妻制度其中的又一个原因,既为了婚姻中的任何一方都不受到第三者的插足而受到侵害,从而在法律中了一夫一妻制为婚姻制度的一项基本原则。

  从对幸福的追求与感受方面而言,社会与社会的最大区别应在于:社会,对幸福的追求与感受表现为多样化,即与对幸福的感受系个人的,并且对幸福的追求与感受在不妨碍社会的利益与他人的利益时,社会就不应干预,从而形成了人的与个性的张扬;社会,对幸福的追求与感受表现为单一化,即人为地为他人出幸福的标准,并且由于人为地为他人的幸福的标准系以多数人的标准为标准的,因此往往不惜以社会的强制力将这种标准于每一个人。因此,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绝对正确的;反言之,“己之所欲,施于之人”在社会所要追求的社会秩序的是合理的,却是和社会所要追求的个性的的背道而驰的,但由于我国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人们往往认为己之欲为最好之欲,因此认为己之欲能够施之于人——希望能够将己之所欲施之于人,从而造成了个人的的与个性的。那么说,从道德的冲突系形成婚姻法一夫一妻这一基本原则的原因来看,一夫一妻制度由于是为了确保夫妻间的感情不被爱情的排他性被而受到而考虑的。但是对于一日娶两妻这种现象来看,由于两个“妻子”均系自愿地嫁给一个男人的,因此并不存在他人感情的问题;并且,以社会上多数人对幸福的感受而言,这是不幸福的;但她们自愿地嫁给一个男人,说明她们二人都认为这个男人是值得爱的,并且同时嫁给他是幸福的,因此上讲,对于这种挑战一夫二妻制的现象,并没有到社会的的利益与到他人的,虽然从社会一般应有的伦理标准来看是不道德的,但法律是不应过多地予以干扰的。

  同时,虽然这种一夫日娶二妻的现象是违反现行婚姻法一夫一妻这一基本原则的,但婚姻法虽系规范人身的法律,其作为民法的一个部门法,其民法的本质属性和其他民法并不矛盾。民法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违法的民事行为不受法律,但这并不当然地说违法的民事行为是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行为;由于民法系自愿法,因此上违法的行为了他人的后,只有人主张后,其违法行为才成为对人承担民事责任的行为,是应当受到制裁的行为。不以人的主张直接由予以制裁必须由法律的明确授权,以防止国家的。那么从这个角度考虑,一夫日娶二妻的现象,虽然是不符合一般意义下道德规范的,但从法律上讲,只是由于他们的婚姻未登记,缺少婚姻的实质要件并且违反了婚姻法的基本原则,他们的婚姻是不受法律的;并且对于这种现象,法律并没有明确授权国家予以制裁,因此国家不应介入此事。并且在实际上,法律无论如何修改,法律对于这种现象也往往会显得仓白无力;因为虽然法律的修改可以防止这种公开地挑战一夫一妻制的现象,但对于不公开地用此种方式挑战一夫一妻制的现象法律是无法防止的,比如他(她)们三人不举行仪式就同居、生活在一起,法律如何调整呢?

  现在的包二奶的情况和此类似。新的婚姻法从妇女的角度对此予以了一定的规范,刑法也以重婚罪的刑事制裁防止此项事情的发生。由于刑法中的重婚罪系自诉与公诉并行的案件。刑事自诉案件,从当事人的诉讼义务及诉讼程序上,更接近于民事诉讼案件,比如人享有诉权,当事人之间可以自行和解、原告具有举证责任、可以适用调解等等;因此上我认为,刑事自诉案件系以民事诉讼的程序解决被告人是否受到刑事制裁为标的的解决当事人纠纷、一种介于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之间的特殊程序。既将是否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的、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责任赋予了认为自己受到了侵害的当事人。如上所述,从自诉案件而言,对于包二奶的行为,只有受到的人主张后,才能介入此事。从刑事立法的目的而言,我认为设置此罪的目的应当是对于者的慰籍与;但同时还应当看到,人的的多面性,既者的是多方面的,在重婚罪中,当者受到了重婚的侵害后,之所以当事人不愿意选择追究侵害方的刑事责任,是因为追究了侵害人的刑事责任后,方的其他方面的可能是更大的受到影响,比如说对方的重婚行为对于方而言尚不足于影响到夫妻之间的感情,或者说为了子女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成长,或者说方为了物质方面的而不愿意追究侵害方刑事责任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应当尊重方对于自己各种的选择。因此,我认为刑法中将重婚置仅仅设置为自诉案件更为合理。否则,如果法律允许国家对于重婚多地主动介入而不考虑方的意愿,暂且不去考虑以现有的执(司)法成本的承受能力而言极有可能使法律变成一纸空文从而影响到法律的信用,从其能够达到的效果而言很有可能使得方的其他方面的更大受到侵害,从而使刑法失去了利的作用。所以我认为从某种方面说,法律对于“包二奶”这种现象往往是无奈的。

  虽然违反一夫一妻这一基本原则的现象是丑恶的社会现象,会造成社会秩序一定程度的混乱;但社会同时系一个的社会。这种就表现在:多数人出于对法律的从而形成自觉遵守法律的思想基础,而制定出的法律能够实施系维律的信用、培养人们自觉遵守法律的基础。因此上,人们在制定法律的时候,除了考虑制定法律的合之外,还应当考虑法律的可行性,从而能够法律能够实施。从这个意义上讲,暂且不去考虑以国家过多地介入包二奶等等婚姻法律关系上的合,仅仅从可行性上考虑。应当地看到的是,现在社会治安还不太好,恶劣刑事案件频繁发生,在这种社会之下,现有的司法成本已经显得不够。由此可以试想一下,在恶性刑事案件都得不到及时侦破的情况之下,如果再修改法律,将国家对于婚姻关系过多地予以介入,现有的司法成本能够承受得了吗?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法律了由机关对于包二奶的事情予以查处,在抢劫、等严重影响到人们平安生活的案件得不到侦破的情况下,满大街去找二奶将会是一件什么样的情景。如果现有的司法成本承受不起的话,必然会使律得不到实施;这时,尽管法律是十分完美的,但由于得不到实施却仅仅成为了纸上的法律。而纸上的法律即便是再完善,却会破们对于法律的,从而社会所赖于存在的基础——对于法律的。

  婚姻更多地表现为道德应调整的范畴,由于法律对于婚姻家庭调整的局限性表现为法律在这一领域在有些情况下是无奈的,法律应当把握其在调整婚姻家庭中应有的尺度;法律不应当过多地介入此事,相反地如果法律过于强调对于违规者的制裁,虽然会对于违反一夫一妻制的人予以制裁,但现实中这种制裁措施并不能够有效地防止这种现象的发生;如果法律不能很好的把握住在调整婚姻家庭关系方面的尺度,反而不仅会更多地侵的个性与,并且如果不能够尊重方的意愿,也不利于实现法律弱者、人的立法目的。因此法律应当多从人的考虑,而不应过多地从制裁方面考虑。(编辑:农夫)